12/28 士19:1-30

When:
December 28, 2019 all-day
2019-12-28T00:00:00-08:00
2019-12-29T00:00:00-08:00
士19:1 當以色列中沒有王的時候,有住以法蓮山地那邊的一個利未人,娶了一個猶大伯利恆的女子為妾。
士19:2 妾行淫離開丈夫,回猶大的伯利恆,到了父家,在那裡住了四個月。
士19:3 他丈夫起來,帶著一個僕人、兩匹驢去見他,用好話勸他回來。女子就引丈夫進入父家。他父見了那人,便歡歡喜喜地迎接。
士19:4 那人的岳父,就是女子的父親,將那人留下住了三天。於是二人一同吃喝、住宿。
士19:5 到第四天,利未人清早起來要走,女子的父親對女婿說:請你吃點飯,加添心力,然後可以行路。
士19:6 於是二人坐下一同吃喝。女子的父親對那人說:請你再住一夜,暢快你的心。
士19:7 那人起來要走,他岳父強留他,他又住了一宿。
士19:8 到第五天,他清早起來要走,女子的父親說:請你吃點飯,加添心力,等到日頭偏西再走。於是二人一同吃飯。
士19:9 那人同他的妾和僕人起來要走,他岳父,就是女子的父親,對他說:看哪,日頭偏西了,請你再住一夜;天快晚了,可以在這裡住宿,暢快你的心。明天早早起行回家去。
士19:10 那人不願再住一夜,就備上那兩匹驢,帶著妾起身走了,來到耶布斯的對面(耶布斯就是耶路撒冷。)
士19:11 臨近耶布斯的時候,日頭快要落了,僕人對主人說:我們不如進這耶布斯人的城裡住宿。
士19:12 主人回答說:我們不可進不是以色列人住的外邦城,不如過到基比亞去;
士19:13 又對僕人說:我們可以到一個地方,或住在基比亞,或住在拉瑪。
士19:14 他們就往前走。將到便雅憫的基比亞,日頭已經落了;
士19:15 他們進入基比亞要在那裡住宿,就坐在城裡的街上,因為無人接他們進家住宿。
士19:16 晚上,有一個老年人從田間做工回來。他原是以法蓮山地的人,住在基比亞;那地方的人卻是便雅憫人。
士19:17 老年人舉目看見客人坐在城裡的街上,就問他說:你從哪裡來?要往哪裡去?
士19:18 他回答說:我們從猶大的伯利恆來,要往以法蓮山地那邊去。我原是那裡的人,到過猶大的伯利恆,現在我往耶和華的殿去,在這裡無人接我進他的家。
士19:19 其實我有糧草可以餵驢,我與我的妾,並我的僕人,有餅有酒,並不缺少什麼。
士19:20 老年人說:願你平安!你所需用的我都給你,只是不可在街上過夜。
士19:21 於是領他們到家裡,餵上驢,他們就洗腳吃喝。
士19:22 他們心裡正歡暢的時候,城中的匪徒圍住房子,連連叩門,對房主老人說:你把那進你家的人帶出來,我們要與他交合。
士19:23 那房主出來對他們說:弟兄們哪,不要這樣作惡;這人既然進了我的家,你們就不要行這醜事。
士19:24 我有個女兒,還是處女,並有這人的妾,我將他們領出來任憑你們玷辱他們,只是向這人不可行這樣的醜事。
士19:25 那些人卻不聽從他的話。那人就把他的妾拉出去交給他們,他們便與他交合,終夜凌辱他,直到天色快亮才放他去。
士19:26 天快亮的時候,婦人回到他主人住宿的房門前,就仆倒在地,直到天亮。
士19:27 早晨,他的主人起來開了房門,出去要行路,不料那婦人仆倒在房門前,兩手搭在門檻上;
士19:28 就對婦人說:起來,我們走吧!婦人卻不回答。那人便將他馱在驢上,起身回本處去了。
士19:29 到了家裡,用刀將妾的屍身切成十二塊,使人拿著傳送以色列的四境。
士19:30 凡看見的人都說:從以色列人出埃及地,直到今日,這樣的事沒有行過,也沒有見過。現在應當思想,大家商議當怎樣辦理。

牧長同工分享:任意而行的惡果

金句:士 19:1當以色列中沒有王的時候 。。。

這是士師記第三次提及『當以色列中沒有王的時候』,當然這不是說以色列沒有王,因為耶和華就是他們的王(出15:18)。 聖經如此記載,首先是因為聖潔的神因著百姓的極端悖逆,不再與百姓同行;其次,以色列人不再順服神,不再尊神為大,而是任意而行。在士師記所敘述的這一段歷史中,記載了以色列人離開神,因任意而行而導致的極為悲慘的結局。這實際上是人類離開神悲劇歷史的縮影,離開神的人類因著任意而行人與人之間,國與國之間反目為仇,互相殺戮,人類歷史上大大小小的戰爭從來沒有停息過。 人類惟有與神和好,才能有真正的和平。聖經歌羅西書一章20節說,『既然藉著他在十字架上所流的血成就了和平,便藉著他叫萬有,無論是地上的、天上的都與自己和好了。』真正的和平惟有藉著基督,用他犧牲,憐憫,恩慈與包容的愛才能成就,用武力從來都不會帶來真正的和平。

在今天的經文中,我們看見當以色列中沒有王時,他們的任意而行達到了極致。事情的起因是一位利未人,非常諷刺的是,利未人本是神揀選出來在神面前事奉的支派,聖經說神就是他們的產業(申18:1-5)。他們本來應該非常熟悉律法,但是這個取了妾的利未人並沒有按照律法的要求處理自己犯了姦淫罪的妾,這是任意而行的開始。在接妾回家的路上,當他們來到便雅憫支派所屬的基比亞時,本以為同為以色列人會被同胞接待,殊不知盡然無人接待他們。律法要求神的百姓『愛人如己』,基比亞人有的只是冷漠。今天的教會,最大的危機也是冷漠,當我們對肢體,對還不認識神的人冷漠,不但失去彼此相愛的見證,也無法在世人面前活出主的榮美來。

餘下的故事的發展似乎讓我們回到索所多瑪那個邪惡的城中,沒有神任意而行的基比亞人已經墮落到了與所多瑪人一樣的地步,甚至比迦南人更為邪惡。這位似乎不錯的老人也是任意而行,居然與羅得一樣犧牲自己的女兒去滿足歹徒的情慾,同時也出賣了利未人的妾。沒有公義可言,用一件罪惡去阻止另一件罪惡,這也是沒有神的標誌,用世俗的方法來行事為人。這對我們的提醒是,以世俗為友就是與神為敵(雅4:4)。這位失去妾的利未人卻也是非常殘忍,冷血的將妾的屍身切成十二塊,使人拿著傳送以色列的四境,為以後的災難埋下了伏筆。當神的子民不再尊神為大,敬畏神,任意而行的結果是何等的可怕,是我們今天要引以為戒的。

弟兄姊妹,讓我們一起來禱告回應神:

感謝主藉著今天的經文提醒我,離開袮,不再尊袮為大,任意而行的可怕。願袮來管理我的一生,監察我的心思意念,看在我裡面有什麼惡行沒有,引導我走永生的路,奉袮得勝之名禱告,阿們!

Views – 17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